智火营销资讯

打造一流的网络营销产品与服务,探索最前沿的技术创新
主页 > 公司新闻 > 大众创业受鼓励 天使投资迎来黄金时代

大众创业受鼓励 天使投资迎来黄金时代

  [“现在就是一个泡沫正在兴起的时候,这个时候不要去躲,反而应该积极地去抢项目。”]

  一场中国天使投资人峰会现场超过千人的到场规模,把原本限定容纳800人的场子给挤“瘫”了,中国青年天使会会长、乐搏资本创始合伙人杨宁在台上看着台下黑压压一片的人群不禁喜上眉梢,杨宁说,这是一个在他意料之中的局面。

  “今年政府工作报告鼓励大众,鼓励天使投资就意味着现在是创业者最好的时代,也是天使投资最好的黄金时代。”杨宁在日前举行的中国青年天使会黄浦江论坛间隙向《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肯定地表示,“现在是天使投资的牛市,一定要出手狠且猛,我的建议是现在要赶紧投,应该‘满仓’。”

  杨宁甚至在内部工作会议中发出号召:“兄弟们,冲啊!”

  为此,据他向记者透露,今年下半年其所在机构的新一期5亿元基金将完成募集,继续为天使阶段的投资“输送炮弹”。

  与杨宁的乐观相对应的是,就在不久前,经纬创投合伙人张颖向外界抛出“泡沫论”,引起投资圈的热议。对此,杨宁并不否认泡沫的存在。

  “现在就是一个泡沫正在兴起的时候,这个时候不要去躲,反而应该积极地去抢项目。目前中国天使投资项目的估值已逼近美国的估值和价格,中国的创业企业接下来会更多,估值会更高,贵的项目之后会变得更贵,所以现在一定要往前冲。”杨宁一脸信心满满。

  天使投资出手快、估值高

  不久前,杨宁刚带队前往美国硅谷考察项目,用他的话来讲,是为了接触美国顶尖的创新技术,以此来保持自己的先进性。但在这过程中,他也发现国外初创项目的估值远低于中国的项目。杨宁甚至一口气以私人的名义快速地投资了美国的2个项目。

  对于国内的初创项目,杨宁的速度则更快。“我们现在的投资速度快到一般的小项目会先拨一半的投资款到对方的账户,然后再签约。”杨宁透露。在他看来,在投资的牛市应该有牛市的操作模式,即可降低一定的项目评估标准,先出手撒网了再说。

  杨宁向记者举例,比如他个人偏爱的智能领域的创业项目,现今只要创业者足够聪明勤奋、团队组建得差不多、动手能力也强,产品有模型他就会决定投资。“现在已经没有时间去磨叽了。”杨宁说。

  然而,一个事实是,对于大部分早期投资人而言,今年初创企业天使轮的估值等同于过往A轮的价格,甚至更高的情况已成为常态,同时每轮融资之间的时间差被迅速缩短。杨宁并没有否认这一现实。

  “为什么现在一个天使项目的估值会那么高,因为大家都看好,也就是所谓的种子选手,那么相对估值不高的项目可能就是黑马,大家一开始没有那么看好它。”杨宁打了个比方,在大牛市投项目就好比买房,应该怎么买,一定是买大城市黄金地段的房子,甚至不惜加价买。

  “从概率来讲,种子选手拿冠军的可能性就是大,黑马拿冠军的可能性就是小,这是自然规律。所以大家都看好的项目,就会自然抬高报价,而你想要拿下项目就必须还要再高一点。”这也被他看成是造成早期项目价格高的主要原因。

  合力投资创始合伙人张敏表示,今年他也接触了五六个早期项目,有些估值看上去的确挺高的。“估值高或是低,其实是相对的,关键还要看公司的成长,是否迎合行业未来大的趋势,是否有进一步增长空间,如果说一个项目能有5~10倍的成长,其实现在看来这个价格并不贵。”张敏说。

  对于天使投资阶段价格的高企,五岳天下创始合伙人张志勇觉得,这背后存在一定的客观原因。“除了通货膨胀的因素外,相较于5年前,现在创业成本的提升在一定程度上导致了初创企业对资金的需求量增高,以前50万元的投资额现在最起码也要200万~300万元,如果再少的话,初创企业想要做出商业模式的原型都有难度。”张志勇告诉记者,其实融资额增长快的另一面也是为了能让初创企业存活的时间更长。

  抱团合投成“避风港”

  在英诺天使基金创始合伙人李竹看来,眼下国内的天使投资人(机构)群体已越来越多,但相对数量还是偏少,在这个时候出现一些好的项目估值高一些是正常现象。

  李竹认为,如果只是基于价格问题判断早期投资已存在泡沫的说法尚不足以定论。“估值高的项目毕竟还是少数,确实有些特别优秀的创业者现在短时间里把初创企业一下子做到了一个高度,但这还属于少数派,大多数项目还是存在一个合理的范围内。”

  李竹告诉记者,他对于项目的判断是,看准方向,对项目有足够的研究和了解,投资后能给到一些帮助,即便是估值高也会投,但如果企业只要资金那就绝对不投,因为机会永远都有。“天使投资要有自己的方法论和判断尺度标准,这可能是任何时候都正确的应对方法。”

  然而,诚如杨宁所言,眼下整个投资圈的泡沫正在越吹越大,总有一天会破。杨宁认为,资本就是一个击鼓传花、一路“抬轿子”的过程。他直言,他此前一般项目的退出会等到企业IPO或是并购,往往需要5~6年甚至更长时间。但在如今的行情下,退出的节奏可能会加快。“现在已有不少人想买我的股份,甚至是加价买。”杨宁透露。

  不容回避的是,天使投资更像是一个价值发现者,在识别趋势、看准方向、找对最优秀的团队之外,更多的投资成功还有着运气的成分,博的仍是个小概率事件。在这个前提下,随着国内天使投资人(机构)规模的日趋庞大,寻求多种资源互补嫁接的平台以及天使间的抱团发展,在一定程度上已成为如今天使投资规避风险、提高成功率的方法。

  15日,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与中国青年天使会达成了正式的战略合作。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BiMBA副院长王欣告诉《第一财经日报》记者,双方将组建一个大的平台,学校作为中间人,一端网罗天使投资人,一端则是在校已创业的学生们,通过将知识、经验、资本、项目、案例等资源进行整合的方式,一方面为这些天使投资人更早地接触早期项目、积累项目源提供渠道;另一方面也为学生们整合创业道路上的一系列资源,从而降低创业失败的风险。“通过商学院与天使投资团体的互补合作,让其在未来成为一个创业的孵化器。”王欣说。

  与此同时,天使投资人(机构)间的抱团合投也正在成为主流。“对于同一个项目不同的投资人看法可能迥异,但只要看到可能的趋势或是亮点,就可以一起干。因为一群人各自的长处不一,可以形成多维度的判断,比如这个创业的需求是否真实存在,够不够大,团队有没有能力解决好这个问题等等,通过贡献各自的力量形成优化,不但可以避免信息不对称的情况下盲目抬高价格,而且也能分散投资风险。”李竹向记者表示,在硅谷,天使合投是主流,在天使阶段50万美元可能就会有3~5个投资人,在国内这个合投的风潮也在蔓延。他举例,比如类似中国青年天使会的月度封闭路演就是一个线下的合投,另一类则是一些天使投资人把资金聚拢在一起建立一个决策机制,形成机构化的天使,而这类机构的本质其实就是合投。

  “天使间的合作是一个培育市场的过程,因为投资标的多,所以远未到互相竞争的局面。”张志勇告诉记者,“每个天使投资人的偏好不一,资源也各不相同,发挥各自优势,寻找到资源互补的合作伙伴是做天使投资的最佳方式。”文/李静颖

关于我们    公司新闻      帮助中心    解决方案    公司博客        Copyright © 2011-2020沪ICP备12003050号-10 沪公网安备 31011002001610号 版权所有

上海     徐州     南京     苏州     广州     青岛     深圳     郑州     哈尔滨     北京

智火旗下业务:智火财务智火建站智火营销智火电商

智火营销旗下业务站点:智火SEO智火SEM智火口碑智火互动

上海智火电子商务有限公司